娱网棋牌|娱网棋牌手机版下载|娱网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关于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是:娱网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 关于我们 >
关于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是:娱网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 关于我们 >

关于我们

拿不回的投资款:回顾那些“艺术品股票”旧账

发布时间:2019-11-28 02:37    浏览次数 :

图片 1

据法治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11年,就至少出现6起投资者与文交所有关“艺术品股票”的纠纷

编辑整理 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在邮币卡电子票这一新生事物所引发的争议尚未平息之时,一些文化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文交所)的旧账也难以厘清。

2011年7月7日,天津文交所发布特殊处理警示公告,对累计五个交易日收盘价均达到日价格跌幅限制的艺术品“黄河咆哮”“燕塞秋”进行特殊处理。这是天津文交所对份额化艺术品交易进行的首次特殊处理。

所谓份额化艺术品交易,是国内在2010年年底兴起的一种艺术品投资方式,它是将一件艺术品分为若干份额,使得投资者可以在交易平台上交易这些份额。每份份额初始价格为1元,以艺术品总价除以1就是该艺术品的总份额。其交易方式类似于股票交易,一经出台便吸引了不少中小投资者入场。

然而,就在市场热情极度膨胀之时,交易乱象频现。从天津文交所、成都文交所频繁修改交易规则,到郑州文交所涉嫌违反文物法被中途叫停,虽然各文交所经营模式不尽相同,但艺术品份额交易却都面临着鉴定、评估、发行、交易、退市、保险、监管等诸多问题。

据法治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11年,就至少出现6起投资者与文交所有关“艺术品股票”的纠纷。

拿不回的投资款

时间拨回至2009年1月26日,津派画家白庚延的两幅书画作品《黄河咆哮》和《燕塞秋》作为首批艺术品在天津文交所上市,分别被估价600万元与500万元。

不到两个月时间,上述两只“艺术股票”身价各翻17倍,最高单份价格被炒至18元以上。这意味着《黄河咆哮》的市场价格一度达1亿元之高。

在天津文交所强大的示范效应影响下,此后几个月里,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一大批展开相同业务的交易所——郑州文交所、成都文交所、广州文交所、南方文交所……

有数据显示,当时国内成立的文交所已超过20家。

2011年7月,身在郑州的林某也搭上了这趟投资快车,和郑州文交所签下了一份“开渠雕塑”《认购书》,份额单价为15万元。

不曾想,签下这份认购书半年不到,2011年11月11日,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以下简称“38号文”)。

“38号文”明确提出各地文交所开展的艺术品份额交易确系违规,属叫停之列。

此后中宣部、文化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又联合下发了《加强文化产权交易和艺术品交易管理的意见》(以下简称“49号文”),进一步督促各地方政府清理整顿当地文交所。

时间进入2012年,国务院又接连发布《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

此后半年内,全国大部分文交所通过回购等方式,按照买入价格向投资者清退资金。

然而,之后郑州文交所麻烦不断。

“《全辽图》1份,45万元;《蓝田泥塑》1份,15万元;《开渠雕塑》2份,30万元;《王铎诗稿》1份,30万元;《中国名人》3份,24万元,一共144万元。”林某说。

2014年4月,有媒体报道称,自2012年9月郑州文交所宣布停止份额化产品交易以来,虽几经协调,大量投资者未能拿回当初的投资款。“按照我们的统计,未能得到退款的投资者至少有300人,被拖欠金额达1.2亿元。”2014年4月23日,数十名郑州文交所投资者开始维权之路,“仅‘老六样’(郑州文交所的投资者们习惯将《全辽图》《王铎诗稿》等相对早期发行的6份产品称为“老六样”)的认缴金额就超过了2亿元,这部分资金全部流入文交所账户,原本足以偿还投资款,但现在我们却无法得知资金流向。”

有接近河南省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向媒体透露,目前尚有约200名投资者未获得退款,所涉金额约9000余万元。

对此,郑州文交所法定代表人王迪曾向媒体透露,投资者的资金在进入文交所账户后,文交所在扣除必要的服务费用、经营费用后,即全额转至份额产品原持有人名下。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人(原持有人)不愿意退回投资款,甚至有人为此请了律师,导致我们也无法向投资者退款。”王迪透露,“我可以控制的,比如《王铎诗稿》《全辽图》和《蓝田泥塑》已经退还了7000多万元。”

天津文交所独自“战斗”

从2012年9月“38号文”发布至今,尽管成交已很少,但天津文交所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却依然存在。而其他各文交所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均已在政策要求下停盘整改。

2014年7月,有媒体曝出,中国证监会6月20日发出文件,督促天津市政府妥善处理天津文交所份额化产品的“善后问题”。

在看到相关报道后,2014年 7月14日,天津文交所投资人维权代表又一次前往该所,希望得到文交所正面答复。

参与了7月14日维权交涉的湖北投资人石某曾向媒体透露,天津文交所方面对“善后”方案和进度一度未作出任何表态。“金融办之前曾提出可以‘特事特办’,对家庭生活困难的投资人先行补贴,后来又称‘文交所不给钱’,无法补贴。”

目前,天津文交所艺术品份额仍在交易中,但交易量已是惨不忍睹。

“每天交易额只有几百元,可能是交易所内部的人所为,充充门面”。一位投资人爆料称,去年7月份,该交易所两次发布“关于艺术品份额特殊处理的警示公告”,皆因跌幅达到最大限制要进行“特殊处理”。

据法治周末记者查阅资料获悉,在国家停牌整顿政策出台前,天津文交所艺术品份额交易市场的投资人数众多,开户人数近5万人。

“我知道亏钱最多的有300多万元。”一位孟姓投资人日前向媒体感叹,"善后’对于我们投资者来说仍然遥不可及。”

上一篇:险企7月份减持企业债、次级债 下一篇:没有了